從上次和幼幼有了接觸,得知梁爺爺每週幫幼幼除蚤。遂向梁爺爺介紹德國拜爾公司的專用除蚤帶。

梁爺爺住在善化,當地獸醫院有無販售也不清楚;因此我特別到犬貴族代購。

約好今天在火燒崙休息亭(經照相後方知名為忘憂亭)見面

1112幼幼 037.jpg 1112幼幼 036.jpg 

和哥哥嫂嫂一起走著,手機響了,是梁爺爺和我確定時間。

等接完電話,慘了!空前又絕後!我被放鴿子了!

急得一身冷汗!一邊往前衝,一邊急電哥哥;我也說不清自己所在位置,哥哥要我走回大馬路,我又有些不甘心。

終於看到一位先生正和我反方向走,請教他到火燒崙如何走。他用手一指就離開了!

我好生惶恐,萬一越走越遠甚至迷路了怎辦?

還好,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另位先生,主動跟我說他正要往那個方向走。

我一定是太善良了!才會處處遇到好人!忍不住感恩起來也有些許自得呢!

1112幼幼 024.jpg 1112幼幼 023.jpg 1112幼幼 025.jpg 1112幼幼 029.jpg 

還沒到約定的休息站,怎就看到梁爺爺和幼幼了?

原來梁爺爺在途中和山友聊天,乖巧的幼幼腳下全是螞蟻窩,依舊寸步不離爺爺,直到被咬到痛得受不了而在地上打滾,才被爺爺發現全身都是螞蟻;因而留在這兒為幼幼抓螞蟻。又擔心讓我久等特別打手機給我,沒想到就這麼接一通電話,讓我迷失在林中。

擔心兄嫂等我,我稍停留一下就直往火燒崙去和哥哥會合。並約好等一下到火燒崙休息亭子時再教他如何幫幼幼戴上除蚤帶。

1112幼幼 042.jpg

1112幼幼 041.jpg 1112幼幼 048.jpg 1112幼幼 060.jpg 

幼幼和爺爺的深厚交情,讓爺爺忍不住問我:一旦往生之後怎麼處理?萬一他先走了,幼幼怎辦?若是幼幼走了,他一定沒辦法忍受。

人的生死無法掌控,動物也是。愛上了自然也要忍受日後離別之苦!

回想1976年首次眼睜睜看著兩隻愛犬在我的眼前流失生命,足足在15年後才敢再度養狗。縱使在1999淼淼病逝,我依舊痛徹心扉;不禁想起有次碰到一位小姐,她原養有兩隻約克夏,其中一隻走了,她傷心地說,若不是還要再照顧另外一隻,真想隨之而去!這絕非沒養過動物愛過動物的人士所能體會的。在我們心裡牠們是家人!所以在動物醫院裡彼此都自稱為愛犬、愛貓的爸爸或媽媽;連陳醫師也說自己是院狗史奴比的爸爸,常對著史努比說:「過來爸爸這裡!」或是「不要對阿姨不禮貌!」(史奴比有時會抱著我的大腿做出不雅動作)之類的話。大家也不會覺得奇怪!

狗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