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週五和哥姐到中興林場(台南縣新化鎮知義里口埤76號),看到一隻非常漂亮又可愛的白狐狸狗緊跟在主人身後,亦步亦趨,不曾超越主人;有別於一般狗ㄦ會衝到前面再回頭等主人。

當時的我簡直被牠給著迷了,緊追不捨,結果徒勞無功。轉而和另一隻米格魯玩了起來;待回神過來,才發現那令我心宜的白狐狸狗正朝山下走去,原來他們爺倆剛才在休息亭上和另外一群山友大聊寶貝狗狗的趣事,我卻又失之交臂,好生懊惱。

今天再度到中興林場心中充滿期待,到了火燒崙休息區,一邊和米格魯玩一邊期待著白狐狸再現身。

上帝一定是聽到了,因為梁爺爺(後來彼此留下手機,方知貴姓梁)有聽說我渴望和幼幼(白狐狸狗名)認識而特意來和我碰面。

幼幼看到前面有三隻體型比牠大的狗兒,顯得有些退縮;我伸手碰牠時並未拒絕但也無喜悅之色。

和梁爺爺一聊,正是二姐上週告訴我的:幼幼原本是梁爺爺兒媳所養,因家居大台北都會區加上上班的上班,上學的上學,幼幼整天就呆在大樓陽台,幾乎要得憂鬱症;所以梁爺爺就把牠帶回台南。還特意從善化騎機車載幼幼來爬山。

對於狗ㄦ就是有著一分割捨不掉的喜愛,尤其是白狐狸狗是我孩提時代首次養的,就在1976年1月23日那天被家附近的宵小給毒死了;那椎心的痛讓我久久不敢再養狗。

今日得以再和白狐狸狗接觸,忍不住想起Happy和Jamy,當時一個8歲一個4歲,就在我的眼前流失生命......

1112幼幼 039.jpg 1112幼幼 043.jpg 1112幼幼 060.jpg 

狗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